關於部落格
  • 12544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二泉映月 絕響 ---阿炳

1893年9月19日,著名民間音樂家華彥鈞在無錫出生。一曲《二泉映月》不僅讓中國也讓世界認識和記住了阿炳(華彥鈞)的名字 。   1950年夏天,中央音樂學院的音樂學家楊蔭瀏與曹安和攜帶著一台進口的鋼絲答錄機來到無錫,找到了當地有名的民間藝人——「瞎子阿炳」,要為他的演奏錄音。 當兩位專家說明來意後,阿炳回答說:「我已經有兩年不演奏樂器,我的技術荒疏了,我的樂器一件也不能用了。」據傳,兩年前曾有老鼠咬斷了阿炳的琴弦,作為盲人生活在黑暗中的阿炳認為是「上天」對他的懲罰,即放棄了演奏。 楊蔭瀏先生聽說後立刻為阿炳購買了二胡和琵琶,與曹安和一起好言相勸,阿炳終於同意了演奏。 他說:「我荒疏得太久了,讓我在家裏練上三天再演奏吧。」三天後,兩位專家在匆忙中錄下了他所彈奏的《二泉映月》、《聽松》、《大浪淘沙》、《昭君出塞》等六首樂曲。他還答應半年後繼續錄製二三百首二胡曲。 第二年,楊、曹兩位專家再次到無錫拜訪阿炳的時候,這位飽經滄桑的藝人已經去世。 長期遭受舊社會的折磨,阿炳於當年12月4日吐血去世了。阿炳之死以及他數百首樂曲的失傳,不能不說是中國音樂史上永遠無法彌補的一大損失。他留下的六首樂曲也成了絕唱。 隨著歲月的流逝,阿炳沒有被人們所忘記,他的名字已經由無錫傳到了北京,傳遍了全國,走向了世界。       「阿炳」是這位藝人的乳名,他原來的姓名是「華彥鈞」(1893-1950),是江蘇省無錫東亭人,是當地「雷尊殿」一位道士——華清和的兒子。華清和擅長演奏二胡、三弦、琵琶等樂器;其中,以琵琶演奏最為精通。   華彥鈞4歲喪母,隨父親在道觀裏學習音樂演奏;20歲時,父親患病去世;21歲時患了眼病,35歲雙目失明;因社會動亂、生活無著,道產賣空,他無法再做道士,只得流落街頭,以賣藝為生,飽受了人間的艱辛和苦難。 阿炳的朋友陸墟曾這樣描寫過阿炳拉奏《二泉映月》時的情景: 「大雪像鵝毛似的飄下來,對門的公園,被碎石亂玉,堆得面目全非。淒涼哀怨的二胡聲,從街頭傳來......只見一個蓬頭垢面的老媼用一根小竹竿牽著一個瞎子在公園路上從東向西而來,在慘澹的燈光下,我依稀認得就是阿炳夫婦倆。阿炳用右脅夾著小竹竿,背上背著一把琵琶,二胡掛在左肩,咿咿嗚嗚地拉著,在淅淅瘋瘋的飛雪中,發出淒厲欲絕的嫋嫋之音。」 1978年,小澤征爾應邀擔任中央樂團的首席指揮,席間他指揮演奏了弦樂合奏《二泉映月》。當時,小澤征爾並沒有說什麼。   第二天,小澤征爾來到中央音樂學院專門聆聽了該院17歲女生姜建華用二胡演奏的原曲《二泉映月》,他感動得熱淚盈眶,呢喃地說:「如果我聽了這次演奏,我昨天絕對不敢指揮這個曲目,因為我並沒有理解這首音樂,因此,我沒有資格指揮這個曲目……這種音樂只應跪下來聽。」說著說著,真的要跪下來。他還說:「斷腸之感這句話太合適了」。 同年9月7日,日本《朝日新聞》刊登了發自北京的專文《小澤先生感動的淚》。《二泉映月》自此漂洋過海,得到了世界樂壇的讚譽。 1950年深秋,在無錫舉行的一次音樂會上,阿炳首次也是最後一次演奏此曲,博得觀眾經久不息的掌聲;1951年,天津人民廣播電臺首次播放此曲;1959年10周年國慶時,中國對外文化協會又將此曲作為中國民族音樂的代表之一送給國際友人。從此,此曲在國內外廣泛流傳,並獲得很高評價。1985年,此曲在美國被灌成唱片,並在流行全美的十一首中國樂曲中名列榜首。   後來,彭修文將此曲改編成民族器樂合奏曲;吳祖強改編成弦樂合奏曲;丁芷諾、何占豪改編為小提琴獨奏曲;丁善德改編成絃樂四重奏等等。中國唱片社曾將阿炳于1950年夏演奏此曲的鋼絲錄音製成唱片,暢銷海內外。   這首樂曲自始至終流露的是一位飽嘗人間辛酸和痛苦的盲藝人的思緒情感,作品展示了獨特的民間演奏技巧與風格,以及無與倫比的深邃意境,顯示了中國二胡藝術的獨特魅力,它拓寬了二胡藝術的表現力,獲「20世紀華人音樂經典作品獎」。 在曲子開端是一段引子,它仿佛是一聲深沉痛苦的歎息,仿佛作者在用一種難以抑制的感情向我們講述他一生的苦難遭遇。樂曲如同一個老藝人,在坎坷不平的人生道路上徘徊,流浪,而又不甘心向命運屈服。他在傾訴著在所處的那個時代所承受的苦難壓迫與心靈上一種無法解脫的哀痛,他在講述著他辛酸悲苦而有又充滿坎坷的一生。 第四段到達了全曲的高潮,我們仿佛可以聽到阿炳從心靈底層迸發出來的憤怒至極的呼喊聲,那是阿炳的靈魂在疾聲呼喊,是對命運的掙扎與反抗,也是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和追求。昂揚的樂曲在飽含不平之鳴的音調中進入了結束句,而結束句又給人一種意猶未盡之感,仿佛作者仍在默默地傾訴著,傾訴著,傾訴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